最新消息最新消息

「好心肝」推動愛心優質醫療革命之路

返回上一層
 
以下為台灣產業創生平台報導內容:
 
走進位於台北車站附近的好心肝一樓服務中心,彷彿走進了一家舒適的咖啡廳,裡面不僅有吧台提供免費的飲料、輕食,還有義工提供醫療諮詢及就診服務。與外頭嘈雜的環境隔絕開來,讓人幾乎無法想像,在這棟老舊的大樓之中,竟然存在著一家讓許多病友深深感動、民眾口耳相傳的一家不一樣的診所—好心肝診所。
 
十年前創立以來,好心肝診所默默的推動以病人為中心,「視病猶親」的優質醫療服務。幾年之間成為全台新的醫療標竿。所有醫事人員對待病人就像照顧自己家人一般,以愛心為出發點,透過不斷的優化服務,逐步升級提供多元化醫療照顧,呵護國人健康。
 
這一切的起點,要從全台灣第一個結合全民愛心,針對肝病防治宣導、免費幫民眾篩檢B、C型肝炎的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以下簡稱肝基會)說起。
 
成立肝基會免費篩檢,誓言消滅「國病」
 
28年前,有「台灣阿肝」稱號、現職為肝基會董事長、好心肝基金會董事長的許金川,有感於台灣肝病盛行,超過300萬的國人是B、C型肝炎帶原者,每年都有一萬多人死於肝病;但民眾肝臟保健知識極度匱乏,大多等到症狀出現才求醫,許多人檢測出來都是末期了,才跑來台大醫院求醫。因此許金川跟恩師宋瑞樓說:「民眾深受肝病之苦,醫生在診間等病人緩不濟急是不夠的,必須走出診間,推廣正確肝臟保健知識,還要免費幫民眾篩檢B、C型肝炎。」就是這樣的惻隱之心,讓他著手創立肝基會,致力肝病防治宣導及研究,以早日消滅肝病。
 
許金川的想法獲得宋瑞樓大力支持,但成立基金會需要經費,許金川回憶,當年他堂哥幫他回家鄉屏東東港向親友募資,兩年才募到一百多萬,遠不及成立基金會的一千萬門檻。當時新聞報導中央研究院院士李遠哲成立了遠哲科學教育基金會,巧合的是兩位贊助者永豐餘集團創辦人何壽川、東帝士集團創辦人陳由豪,都是許金川在台大醫院門診的病友。於是他寫了信向兩人說明原委,兩人也大方的各自捐出500萬元,幫助基金會成立。終於,肝基會於1994年正式誕生。
 
雖然有兩位企業家慷慨解囊相助,但基金會原始本金不能動用,肝基會仍需要各界捐款才能運作下去。其中令許金川印象深刻的一筆捐款,是一位拾荒老人在廢紙堆中撿到基金會的捐款劃撥單,因為家人也有肝病,認同基金會的理念,所以把身上僅有的50元捐出來。
 
為了快速滿足民眾需求,肝基會成立之初,便成立了肝病諮詢專線,提供肝病衛教知識,民眾趨之若鶩,一天最多曾湧入兩、三千通電話,但接電話的助理只有一個,接到手軟累倒。還曾發生一則趣事,就是刊在報紙廣告上的諮詢專線,號碼與某家證券行電話號碼相似,造成該證券行的電話也被打爆。
 
肝基會的另一項創舉,就是全台灣巡迴免費幫民眾抽血驗B、C型肝炎。第一場於1996年在台大醫院舉辦,當天一早,醫院就被人潮圍了兩三圈,有兩、三千位民眾排隊等待抽血檢驗,許金川驚覺民眾對肝病防治的需求很大,必須加緊腳步,全力以赴。而這28年來,肝基會已免費幫超過70萬人做過免費肝病篩檢,也辦過近千場的肝病防治講座。
 
在下鄉幫民眾篩檢的過程中,許金川有感於偏鄉民眾不僅肝病知識不足,健康知識也同樣缺乏,以致除了肝病之外,其他疾病也不少。所以他在2006年成立了「全民健康基金會」,從事肝病以外的健康宣導及研究。
 
不捨病人求醫遭拒,立志打造「視病如親」的醫療服務
 
但不管是肝基會或全民健康基金會,除了宣導或篩檢之外,還需能提供直接的醫療服務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許金川說,當年成立肝基會的用意,就是想消滅肝病,所以成立醫療中心在當時就已列為目標。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想打造一個不一樣的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院所,不僅網羅台大醫院級的專業醫師,還要有態度親切良好的護理及相關醫療人員,讓病人來診所時,就好像由家人、親友為自己看病,感受溫馨。
 
為何許金川想成立如此與眾不同的醫院?一個小故事或許可以說明他的起心動念。三十多年前有一天他在台大醫院看診時,一個19歲肝腫瘤的病人從南部北上看診,但過了掛號時間,病人的姊姊請求加號,因接近中午休息時間,被診間護士拒絕了,「如果每個人都像你們這樣,我們就不用吃飯休息了!」病人的姊姊只好趁許金川上廁所空檔求情,許金川於心不忍雖答應加號。診間護士得知後卻十分不情願,言辭刻薄地對隔壁診間護士說:「要加號盡量加,加到死好了。」其實,診間護士未必是心地壞,很可能也是過份勞累而情緒難以控制。因此,許金川思考,當自己或家人生病時,焦心尋求醫療協助是必然,如果有一個地方可以回歸醫病一家親的本質,把每一位病人當成自己的家人,提供便利、溫馨的醫療環境,服務人員同理心關懷,醫療人員願意花時間傾聽、診察,就診就像家人幫他一樣,那麼,病人的感受就會不一樣。
 
而創辦這個夢幻醫療院所的願望,終於在2012年成真了。
 
由於法規規定成立非營利的醫療財團法人,資本額要1億元,而且看病的場所需要自有,缺錢又缺地,讓許金川很是苦惱。好在他太太的一位病人無意間獲悉許金川對抗肝病的使命故事,雖然本身沒有肝病,但家人也有過被醫療人員冷漠對待的遭遇,得知許金川想打造一個不一樣的醫療院所,便拋磚引玉捐贈了400萬美元,於是「醫療法人好心肝基金會」得以成立,並有資金購置房舍。後續紛獲社會各界認同理念,愛心捐款不斷湧入,幾個月後,非營利的「好心肝門診中心」正式營運。
 
講求溫馨愛心服務,找空姊當櫃台門面,向服務業者請益來上課
 
資金靠各方善心人士募集完成,招募到的醫師也都是一群能認同基金會許金川理念的優秀醫師團隊,如客觀條件允許,都願意用愛心好好看病人。但最大的難題就在如何讓所有醫事、行政人員,也能把病人當家人,讓病人感到溫馨、安心?
 
許金川認為,一定要找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擔任第一線的服務人員。他便在生活中「物色」診所的服務人員,例如他曾在搭飛機時,發現該航空公司的某位空服人員服務態度,既專業又溫馨,非常適合好心肝,便極力說服她來診所當第一線櫃台服務人員,為病友提供親切又溫馨的服務。另外,更邀請了許多服務業界的高階主管,來幫診所員工上課;診所亦設有獎懲制度,確實檢視工作人員的服務是否到位。
 
除了在醫療與服務領域把事情做好,肝基會也展開跨域合作,把服務與理念拓展到全台灣。例如肝基會免費幫公司行號、各區扶輪社做B、C型肝炎篩檢及超音波檢查,並從中招募認同基金會理念的志工。這些人就成為基金會到全台各地幫民眾篩檢的生力軍,他們不僅跟著基金會回到故鄉服務,更號召當地民眾踴躍參加篩檢。
 
主導診所轉型的重要推手、好心肝基金會執行長粘曉菁補充,剛開始時的志工模式是北部志工帶著儀器跟著基金會的醫師團隊到各地,結合當地志工幫民眾篩檢;隨著走過的鄉鎮愈來愈多,志工數量與日俱增,甚至慢慢在地化,擴及當地的醫療院所。所以現在基金會到各地辦篩檢活動,許多當地醫療院所還會發動員工犧牲假日前來支援。另外,近年來肝基會也將觸角伸展至全台各地宮廟,例如2020年10月,肝基會與台北艋舺龍山寺共同舉辦「免費肝炎及肝癌大篩檢」活動,一個早上為逾8,000位民眾完成篩檢。
 
靠善心人士持續捐款,好心肝門診得以存在並日漸茁壯
 
來好心肝就診的民眾以經濟艙的價格,得到商務艙甚至頭等艙的愛心而優質的醫療服務,當然是不符成本的。因此,從開幕那一天開始診所本身一直持續都是虧損的,但多年來,許多病友及善心人士受到好心肝精神的感召,持續不斷的捐款,讓好心肝這樣的全新獨特的真正以病人為中心的愛心醫療模式得以繼續存在,並日漸茁壯,成為守護國人健康的新標竿。
 
下個10年,讓「好心肝2.0模式」遍地開花
 
從肝基會到好心肝診所,從單打獨鬥到結合社會資源,許金川以非典型的戰法,與肝病奮戰了28年,默默地推動他的醫療小革命,樹立了優質醫療的典範。未來10年,站穩腳步後的「好心肝醫療服務模式1.0」,如何走出台北,複製到其他地區,升級成2.0版本,讓全台灣民眾都能享受高品質而又視病猶親的醫療服務?
 
與許金川交情甚篤的台大管理學院名譽教授、身兼好心肝基金會榮譽顧問的柯承恩表示,不管是肝基會或好心肝診所,在肝病領域的衛教與醫療已經做得很好。接下來應該思索,好心肝是要成為更全方位的醫療機構,或者轉型成一個更好的後台,單純把理念推廣出去,提供教育訓練,讓認同理念的全台醫療院所,有機會學習嘗試,一起推動愛心優質醫療服務。
 
粘曉菁則表示,隨著國人罹患肝病比率降低,基金會現在及未來持續要做的是做「政府做不到、企業不想做」中間的落差,如成功讓抽血篩檢B、C肝炎納入健保給付政策就是一例。再來就要讓服務更精緻化,例如加強推動「你今年超了沒」的全民腹部超音波檢查運動,讓民眾早期發現肝癌,填補目前政府政策未竟之處,以早日達到消滅肝病的使命。
 
粘曉菁也提到,未來基金會將號召企業認養計畫,與全國各地認同好心肝基金會理念的企業合作,每年定期贊助經費,在各地推動腹部超音波篩檢等活動,以此做為投入ESG的切入點。這種模式會比到各地複製好心肝醫療體系容易很多,只要透過短期的課程或訓練,就能把好心肝的經驗快速傳承到當地醫療院所。
 
對於未來10年的規劃,許金川語重心長地說,從肝基會到好心肝診所,自己只是一本初衷,全力貢獻醫療專業。隨著組織壯大,自己卻年事已高,難免心有餘力不足。所以他認為,除了靠現有團隊持續努力,還需要引進更多元的專業人才參與,把好心肝模式升級到2.0推廣出去,進而結合眾力永續經營。這項任務並不容易,但正如他常掛在嘴邊的國父遺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他仍將與團隊堅定地走下去。
 
【創生觀點】好心肝可組教練團推廣愛心理念,結合各地資源打造愛心優質醫療。
 
1.肝基金會多年來深入各地舉辦肝病篩檢、推廣衛教,成效良好,有口皆碑,但也曾遭遇基層診所反彈,怕被搶走病人。延續肝基會照顧病友精神所成立的好心肝門診中心,成立10年來已建立以愛心為出發點的非營利優質醫療模式,未來若要持續推廣優質醫療理念,或可改變現行模式,不必事必躬親,只要扮演教練角色即可,類似華德福教育體系,針對認同基金會理念的各地院所開辦課程,或提供專業諮詢,互相交流,協助他們達到優質醫療院所水準。若醫院能因此改善醫療品質,營運又能獲利,應可吸引更多院所加入,共創形成良性循環的醫病關係。
 
2.目前基金會的捐款個人仍占多數,企業捐助較少,或可加強企業捐助的比重。近年來企業逐漸重視ESG,企業支持公益的參與程度日益增加,基金會可號召各地企業以ESG角度切入,提供定期、持續的捐款,甚至與認養當地醫療院所合作,協助當地建立優質醫療系統,讓自己的家人、員工和社區都能享受這個成果,助人也自助。由企業支持當地醫療院所推廣「好心肝醫療服務模式」,遇到的阻力應該較小,也更容易在各地開花結果。
 
3.許金川醫師具有全台的影響力,建議好心肝此刻就該擘畫未來10年計畫,號召倡議讓更多專業人才投入,一起推動愛心優質醫療。可先把理念推廣到全台各地醫療院所,做出成效後,再從鄉村包圍城市,促成主流醫院開啟轉型契機。
 
原始報導連結:https://www.tw-ren.com/renaissance/744